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中国家庭健康论坛 > 聚焦 >

聚焦

外国老百姓看病更困难

2016-12-29


  •        王耀献:医学博士,博士生导师,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院长,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院长。中华中医药学会肾病分会副会长,北京卫视“养生堂”和央视“健康之路”特邀专家。先后荣获“首都劳动奖章”和“全国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”等荣誉称号。

    医病先医心
           中国家庭报:中医认为,心是百病之源,为什么这么说?
           王耀献:中医所说的心不是器官,而是一个系统,《黄帝内经》说“心主藏神,为君主之官”。我们要保持好心态、好心情,就会不得病或少得病。心和寿命有关,世界上有5大长寿之乡(即广西巴马、新疆和田、外高加索地区、巴基斯坦罕撒、厄瓜尔比尔卡班巴),这些地方民风都比较纯朴,人们乐观向上。我总结一下长寿秘诀,就是8个字:没心没肺,能吃能睡。
           中医学非常重视内伤七情,大家知道喜伤心,如果心思重重、心烦意乱,就会导致疾病的加重。
           医疗技术是限的,医病必先医心,因心病致病者,医心可以除其疑。
           中医在医心方面有很多办法。清代一位巡按大人,患精神抑郁,人家推荐老先生,先生说:你得的是月经不调,调养调养就可以了。这位大人大笑,说:这个医生太糊涂,连男女都不分。结果慢慢病就好了。后来老先生说,你的病是心病,所以我用逗笑的方法。
           我自己有个案例,有个老太太胃病吃不下饭,做胃镜看了一个多月,也没看出什么。我告诉她这是心病,肝气郁结所致。她一听,赶紧说自己的家务事,原来是婆媳之间有矛盾。我开导她说,如果你把媳妇当闺女看,你就不生气了。两周后,老太太说难受的症状全消失了。
           还有一个我看的病例,有一个退休干部,在单位是一把手,当家作主惯了,退下来天天没事儿,在家里待不住,血压高了,血糖也高了。我在处方上写了四个字:上善若水。我说这次不开药,出一道作文,一个月以后我们俩聊聊“上善若水”的内涵是什么?一个月后,他满面春风,说:你这个方子灵,退了就退了,何必再去争这争那。心态好了,能睡觉了,血糖、血压也正常了。

    中医正走向世界
           中国家庭报:目前,中医在国外发展的状况如何?
           王耀献:民间交往比较多,时间也比较长远。比如,我们东直门医院在德国有一个分院,今年已经26年了。为什么德国会有这么一家分院?因为当时德国有一个企业家因心脏病导致心力衰竭,曾在我们医院看病,接触过中医,发现中药对治疗他的病有效,这样他就提出:能不能双方合作建一个医院?这个人几乎是一个“中国通”,对中国文化也很喜欢,又是企业家,有这个条件,自己有房子,有宾馆,有商场。他跟我们老院长商量,建一个医院,全部由德方负责,中方只提供人员就行了。我们每年答应出9名大夫、1名护士、1名药师和1名厨师。
           这个医院在当地很有名气,患者想住院得排队。
           中国家庭报:是因为当地华人多吗?
           王耀献:德国华人很少,来的几乎都是欧洲人,他们患的主要是慢病,他们去许多别的医院,但怎么也治不了。这家医院不仅得到当地人的信任,也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,后来慢慢加入了当地医保,这在全球应该是开了个先例。就我所知,目前能纳入医保的国外中医院,可能就这一家。
           中国家庭报:类似的能提供中医治疗的医院,在国外还有吗?
           王耀献:现在比较多了,据去年的数据,现在国外涉及中医服务的医院大概在180家左右。不过其中能称得上是中医院的太少了,大部分是诊所,但其中很多诊所能提供针灸治疗。

    外国人不太容易理解中医
           中国家庭报:外国患者能接受中医吗?
           王耀献:去年和今年,我去了巴西、阿根廷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等国,通过交流发现,相当一部分老华人认可中医,因为西医看病方法较简单,就是血压高了降压,病人感觉难受时,他们没办法,治疗方法也少。很多老华人为了看中医,干脆回国。
           不少当地外国人说,他们也非常想看中医。比如,腰痛,去看西医,可西医医院不看慢病,只好自己忍。所以很多病人觉得难受,特别需要中医。
           我去澳大利亚有一个亲身的经历,一个病人带着孩子,孩子6岁,患过敏性肾炎,一发炎,尿里有蛋白,身上出现紫癜,但是去当地医院看病,不属于急诊,医生不看,预约专科医生吧?两个月以后才能预约上。我问他们怎么办呢?他说我们没有办法,就等着。要是在中国,谁家孩子要是得了这个病,那还不把家长给急死了?后来我说,我给你开点中药吧。
           实际上,国外医疗的缺陷也有很多,老百姓看病难的问题在国外更突出。外国人对此习以为常,医生说你登记一下,然后等着吧,他们也很习惯,但这不等于说他们不难受。
           所以说,只有出去交流才能体会到,西方的医疗体制比我们差很多,他们对中医的潜在需求非常大。
           中国家庭报:为什么他们不大力发展中医呢?
           王耀献:外国人认识中医有一个过程,他过去不太知道中医,如今对针灸,就比较能接受了。
           中医背后有文化支撑,可中西方的文化有差异,导致他们比较难理解中医。

    中西医结合有利健康
           中国家庭报:该如何突破西医对中医的偏见呢?
           王耀献:其实对病人来说,不分中医还是西医,治好病才是目的。我们临床对此体会很深,即:不能只配置西医,也不能只配置中医。解决问题往往需要更多办法,我们对很多疾病的认识还很有限,很多病还没有根本的治疗办法。所以,中西医之争毫无实际意义,有的只是空谈理论。我们的临床大夫,考虑的都是很实际的问题,如果这个病西医疗效好,就用西医,如果西医治疗有副作用,可以跟中医配合。
           我的建议是,不论中医院还是西医院,希望临床大夫能多学一点就多学一点,多一个办法总比没有办法好。
           中国家庭报:如今微信朋友圈中,养生保健信息特别多,真伪难辨,对于普通人来说,该怎么辨别?
           王耀献:确实存在这个问题,所以千万不要轻信微信中的内容,我看有的是为了增加流量,故意做出来吸引眼球的。
           我感觉,大家应当树立一个正确的健康观和生死观。自古以来,生老病死是很正常的,越夸大疗效,就越可能是伪科学,因为脱离了自然规律。所以,人要树立正确的生死观,正确面对一切。有时,一些老师的观点也特别偏,甚至把一些问题说得神乎其神。但事实上这都违背了医学自身的规律。
           我总开玩笑说,你去参加一次遗体告别,你的心灵就会升华一次,毕竟谁都有那一天。所以说,人一定要看淡生死,这样你才能正确面对生死,患病后要坦然接受。我为什么讲这个?因为很多人得病了,大多是病轻心重,病没有那么重,而是心思重。所以很多病人需要安慰。
           文/本报记者 章狄